法国电信公司被美国(法国电信公司)

今天给各位分享关于“法国电信公司”的核心内容以及“法国三大运营商”的相关知识,希望对各位有所帮助。

法国电信公司被美国(法国电信公司)

法国电信(法国三大运营商)

新民晚报深海区工作室记者 杨一帆 卫蔚

橙色,代表快乐、积极和创造力的一个颜色。可是,在法国,一个以橙色为名的企业,却在一年内“逼死”了35名员工,还有12人自杀未遂饱受精神折磨患上抑郁症者更是难以计数。

本周,以橙色为标志的法国老牌企业“法国电信”前总裁迪迪埃隆巴尔和其他6名高管因被控“精神霸凌”而出庭受审。

在以劳工保护著称的法国,这样一家企业是如何变成法版“富士康”的呢?其个中缘由,颇为值得人深思。

5月6日,前法国电信公司深圳生活网自杀员工亲友协会在法庭外示威,要求严惩前法国电信高管

一年内35名员工自杀

相比于素来以“勤劳”、“坚忍”等品质闻名西方的东亚国家,率先进入后工业时代、各项社会福利保障完善的欧洲发达国家历来以较低的工作时长和良好的人文关怀见诸舆论圈与社交媒体,尤其以自由、散漫的法国为甚。

但就是在这样一个对劳工权利保护严格、抗议游行司空见惯的国度,却发生了资方两三年内迫使22000余人离职,三年中近60名员工相继选择自杀,仅2008-2009年一年间就有35人轻生,此外还有多人自杀未遂,患上抑郁症,无法继续工作。

让我们先看这样一份并不完整的名单:

Camille Bodivit,48岁,跳桥;

Anne-Sophie Cassou,42岁,吞药;

Corinne Cleuziou, 45岁,上吊自杀;

Stphane Dessoly,32岁,上吊自杀;留下遗书:“我选择离开是因为我在法国电信的工作,除此之外,和任何事、任何人无关。”

Nicolas Grenoville,28 岁,上吊自杀;留下遗书:“我不能忍受这份工作,但法国电信毫不在乎。”

Jean-Michel Laurent,53岁,卧轨自杀;自杀前和工会代表通电话,“火车来了”是他最后的话;

Rmy Louvradoux,56岁,在公司办公室自杀;

Bernard Pillou,51岁,从高架桥上跳下自杀;

……

这些多在40岁以上的法国电信公司员工,选择结束生命时正是中年已过,有些工龄超过30年。

二战结束后的法国曾以大量的国有企业吸纳了大批就业,支撑了高福利社会的运转。

但随着欧洲经济的整体放缓,以及原材料价格上涨和新兴技术对传统产业的冲击,法国从上世纪开始就探索对传统国有企业进行改革,以提高效率,增强市场竞争力。

在2006年,这一命运降临到了法国电信。

彼时,正是新型互联网企业纷纷崛起,通讯市场竞争加剧的岁月。

法国电信创建于1990年,2013年更名为“橙色集团”。

它是法国电信行业的巨头,于2004年开启了以私有化为主的改革。由于较健全的劳工保护体系,“铁饭碗”现象在私有化之后依然普遍,公司管理层遂于2005年邀请迪迪埃隆巴尔出任总裁,开启了以缩减人力资源成本为主的激烈变革。

以效率为名,刻意营造焦虑

在迪迪埃隆巴尔看来,为了提高收益,必须使员工脱离原有的舒适区,以压力和危机感促使他们尽可能提高工作效率。

同时,公司还必须精简规模,压缩与创收无关的开支。

换句话说,就是“用尽可能少的人,干尽可能多的事”。

时任副总裁的路易-皮埃尔维纳曾表示,公司必须要“快速前进、快速前进、快速前进。一定要永远想着怎么做才能更快,只有我们迅速,才有可能甩开其他对手。”

为此,迪迪埃隆巴尔推出“挫折计划”,其中包括——

每天发一封离职催促信;

各工作组之间需要互评表现,所有员工也要进行对比排名;

把相关员工发配到“边缘岗位”;

强行指派员工前往远离家人的地方工作;

约谈不愿意离开团队或是3年内固定在同一岗位的员工,后者将被告知已纳入了离职项目;

人力资源部门员工的表现,则取决于他们能够解雇多少人。

这些措施都表明,对于“无用”或“无价值”的员工,既然很难直接解雇他们,那么资方就想尽办法让他们感到“焦虑、沮丧、失去尊严”,对生活失去稳定的预期,迫使他们主动提出辞职。

在法国电信管理层内部流传着这么一句隆巴尔语录:

我将用两种方式让人离职,要么从窗户要么从门。

对此,员工指责公司管理层刻意营造焦虑的工作氛围,而资方则辩称这是为了公司的进步,“公司就像母鸡妈妈一样照顾所有人,也包括人为制造一些岗位,但是现在,这类岗位的空间不存在了。”

在隆巴尔眼里,曾奉献了青春却无法适应新的竞争环境的员工一文不值。

法国电信前总裁迪迪埃隆巴尔6日因10年前员工“自杀潮”事件出庭受审

可从上述自杀名单也可以看出,自杀者多为年龄在50岁上下的员工。

由此也可大致判断,被迫离职的2万余名员工也多为年龄相仿的人员。这些员工人过中年,既是“上有老,下有小”,背负房贷、车贷或医疗支出的年纪,也是对新事物的敏感度和学习能力逐渐下降的人生阶段。

试想一下,在已经为公司付出大半生努力的请况下,却被寄予情感的公司否定了自己的付出,还被冷嘲热讽,扫地出门,有多少人能够全然接受呢?

虽然公司给出的理由是促使公司的发展与进步,但正是在进步的名义下,员工之间既往温情脉脉的人际关系被打破,代之以惶惶不可终日的焦虑与恐惧,以及相互监督、打小报告的恶性竞争。

这或许不同于机械式工作的“富士康”,却与片面强调竞争的“狼性文化”无异。

“官方话语来说,这些都旨在使员工进步;半官方话语来说,排深圳生活网名居后的员工会陷入精神失常的状态。”该公司的一位经理也承认,深圳生活网“执行委员会每周都会计算离职人数。他们开掉员工也完全不会考虑员工的职业能力或个人情况。”

精神霸凌or过失杀人?

对于法国电信的这一系列行为,相关员工及家属一纸诉状将迪迪埃隆巴尔等高管起诉至法院,被控“精神霸凌”。

法国老牌企业“法国电信”前总裁迪迪埃隆巴尔

如果罪名成立,迪迪埃隆巴尔将面临最高一年的监禁,并被处以1.5万欧元的罚款。

对此,橙色集团(2013年由法国电信更名)工会认为这个罪名被“严重减轻”,认为应该以“过失杀人”的罪名追究责任。

迪迪埃隆巴尔对此坚决否认,支持者也认为,法国传统“铁饭碗”的模式根本难以为继,若不加以改变,整个企业乃至国家财政都可能破产。

2012年,迪迪埃隆巴尔对《世界报》表示:“我强烈抗议这样一种观点,即认为对(企业)生存至关重要的(改组)方案可能是悲剧的始作俑者。”

但完全以业绩为导向、缺乏基本人文关怀的运作逻辑显然不符合人本主义,饱受各界批评。

而法国科学研究中心心理学家主任克里斯朵夫德儒也认为,自杀的员工往往是具有高度工作热情,专业能力高,而且社会亲和力强。他们对公司投注大量心力,最后无法忍受被冤屈、被贬值而选择结束生命。

从这个意义上讲,法国电信数十位员工的悲剧,是法国乃至许多欧洲国家当前困境的一个缩影。

在经济增长放缓、贫富差距扩大的大背景下,以法国为代表的欧洲国家一直面临维系社会福利的短期利益和推进合理改革的长期利益的取舍,而频繁的选举和民粹主义的崛起则加剧了解决这一问题的困难。

在同样以拼命加班以及自杀率居高不下的日本,曾经有一部日剧《大叔的爱》如是描述职场:

日剧《大叔的爱》台词

不要大声责骂年轻人,

他们会立刻辞职的……

那么,有房有车有娃的中年人呢?

编辑:王若弦

以上内容就是关于法国电信公司和法国三大运营商的精彩内容,是由网络编辑之家小编整理编辑的,如果对您有帮助欢迎收藏转发…

小奇兔文章系用户自行上传分享,仅供网友学习交流。如作品内容涉及版权问题,请及时与小奇兔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
(0)
打赏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相关推荐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